大班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班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忆中的家庭和谐关系

发布时间:2021-01-20 04:26:57 阅读: 来源:大班椅厂家

「你在干嘛啦,不要把你爸的相机弄坏,要不然爸爸要生气的。」

「这是学校佈置的暑假课题,我没有在乱玩,妈,看这里看镜头. 」

「这是甚么课题,这么怪,那你要小心点,不要玩坏了,你爸说买来很贵的。」

妈妈撇了撇嘴,默许了我的拍摄.

我并没有骗她,这确实是我的大学的社会学的作业,用DV记录自己家庭的一

天,到时候每个人要把作业放到课堂上给所有同学展览的,所以才拿出了老爸的

宝贝摄像机,毕竟我也不想输给其他人。

「你不要老是拍我,帮妈去看下老五和老六起床没,补习课要迟到了。」

「他们两个昨晚看S1的新片子,每个人都打了至少三枪,超猛的。」

说到这我不禁笑了,「啊!怎么打这么多,不是叫他克制点吗》这样要怎么

去上补习课,难怪老师说他们上课在打瞌睡。」

「你是他们两个的哥哥,也不会帮妈管一下他们俩,真的是当的有够随便的。」

「没关系啦,反正他们年轻力壮睡一觉就好了,搞不好妈你等下上去还要帮

他们『补一补』嘞。」

妈妈白了我一眼,像是在说有你们这样的儿子做家长的真够惨的,我的镜头

随着她弯腰拿衣服的时候捕捉到了关键画面,那一身碎花短裙下面穿着一条粉色

丁字裤,「妈你今天很赞嗳,以前你都不爱穿T 裤的,现在越来越会打扮自己了。」

妈妈发现了我蹲在她的身后像一个日本AV里的癡汉一样,用摄像机拍摄着她

的裙底,竟然有些小娇羞起来,手背到后面往裙摆上压了压,「还不是你们中间

的谁,把棉裤都给我藏起来了,起来换裤子只找到这种,连你爸都笑我说突然扮

嫩起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老三,他最喜欢这种调调. 」

「别说别人,你也一样,哪次不是你跑的最前面,又扒又亲的。」

妈妈终於晒好了衣服、被子,在转身回屋的一瞬间我看到她耳根子都红了,

真不知道生了五个孩子了怎么还能这么害羞。

一进屋刚好撞上老三从卫生间里出来,他今年刚考上大学,整个暑假都是无

所事事,让已经是上班族的大哥羨慕不已。

「妈早,二哥早。」

「还早,一放假就睡到中午,还不如上学去。」

这是所有全职妈妈的通病,第一天放假疼得像块宝,一个礼拜以后恨不得把

你赶出去。

「你拿着摄像机乾嘛,拍甚么好玩的。」

「就随便拍拍的,一个课题作业,你忙你的,当我不存在就好。」

老三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这时妈妈已经在厨房忙碌起来,一个人要做全家

的早餐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帮我从冰箱里拿五个鸡蛋过来。」

因为我的「导演」工作,老三很自觉地承担起这个任务。

「放这儿就好,要死啦,一大早就不老实。」

原来老三放下鸡蛋后,从后面环抱住了妈妈,他那早上刚起床的小老弟就这

么打着哈欠贴到老妈的屁股上,作为一个称职的导演,尽管厨房空间狭小,仍然

像印度瑜伽一样扭曲着自己的身体,以一个最佳角度去拍摄这一画面。

「妈,肚子饿嘛。」

老三年纪虽然在中间,却是家里最会撒娇的一个,连老六都比不过他。

「那就别妨碍我做饭了,要不然都没得吃。乖,再等一等。」

「等不了啦,是下面想『吃饭』了。」

老妈娇羞一笑,说:「憋着。」

「不行,憋不住了。」

老三不等妈妈同意,手掌开始在腰部和胸部抚摸、揉搓起来,下半身好像发

动机开工突突突地往前有节奏地沖撞。

对於这种情况,老妈虽然早就习以为常,但她的身体仍免不了出现反应,整

个人变得软弱无力,双手支撑着灶台防止站立不稳,好在我们家用的是电磁炉,

改成明火的话,屋子都不知道要被烧几次。

「先等等啦,等我饭做好先,一大早就惹我生气。」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老妈你为甚么右手又鉆到后面摸老三的鸡巴呢。

老三早习惯了老妈的套路,露出得逞的笑容,在家里不穿内衣胸罩是老妈一

直以来的习惯,所以这也极大地方便了老三对如那对娇乳的把玩。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快点弄完,我饭还没做完。」

得到了老妈默许后,老三的动作幅度开始变大起来,短短的小裙子往上面一

撩放到了老妈的腰上,虽然手里的锅铲没有停止翻滚,但老妈向后翘起的臀部已

经给老三指明瞭前进的方向。

「又是这么大根,都不知道将来你女朋友是哭还是笑。」

刚刚还在气头上的老妈五指捏成鹰爪抓住了老三硕大的紫红色龟头,模拟着

口交的感觉一上一下地抓弄着它。

「先哭再笑,后面就离不开了,就跟妈妈一样。」

「呸,不要脸。」

老妈嘴上骂着老三,但屁股翘起的角度一分不差地对准了老三的鸡巴,远远

望去简直就像量身定做的人形飞机杯。

老三虽然口上花花,但对待女性还是十分体贴的,手指往小穴一探,当他抬

起手时透过清晨明媚刺眼的眼光,高倍像素的摄像机里清晰地捕捉到他手指上那

晶莹透亮的体液被两根手指拉伸出的细丝.

「妈你的体质真的很敏感,稍微弄一下就发洪水。」

老妈现在估计头脑已经开始发昏,换作平时又该骂我没有正经,老三像是抢

到了心爱玩具般朝我挤眉弄眼,每次这小子独享老妈的时候都会流露出这个表情,

据说小时候他吃奶的时候最凶,都不许别人吃,一定是老妈把他先喂饱了才轮到

后面的弟弟吃。

「呲溜」一声,老三那根将近二十公分的巨型肉棒台球第一桿,一下抵进了

老妈的阴道,直抵花心。

我不是女人,实在不知道这种快感有多舒服,但观看老妈的神情,我相信此

刻叫她喊老公肯定是愿意的。

整个厨房不止充斥两坨白肉相碰撞的啪啪声,那灵魂激荡的呐喊也都呈现在

两人沈迷的神情中,我以一个尽职尽责的摄影师的身份,始终将镜头跟随着他们

的私处的交合,大概是老妈新长出来的细小阴毛弄得老三很不舒服吧,他变换的

姿势已经有好几个了。

当老妈一只脚被抬放到大理石面的盥洗台上,整个光溜溜的小穴就这么暴露

在镜头前。

「超嫩的老妈!」

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说男人的成熟精液对子宫有保养作用,老妈就从那

时候开始允许我们不用戴套可以内射,她自己当然是有按时吃药。

说来也奇怪,被我们兄弟五个人轮流灌精一段时间以后,老爸就发现老妈的

小穴变得粉嫩起来,像第一次的少女一样,整个人也容光焕发.

这也是老妈为甚么每次嘴上说我们捣蛋胡闹,身体却很诚实地迎接着一根根

的年轻肉棒的插入。

「妈,你的毛又长出来了,晚上记得叫老爸帮你刮一下哦,要不然会很不舒

服。」

「就是说啊,害我刚才被刺痛到,要换好几次姿势才行。」

老妈随着老三在背后的有节奏地一次次撞击,其实有些自顾不暇,勉强回答

着:「爸爸晚上,可能晚,一点回来,你们,谁过来帮我,帮我一下。」

「那就让老六吧,他是无毛主义者,保证一根都不留。」

「妈,你夹的我好舒服。」

大概是考虑时间,老妈用出了自己的必杀技,阴道夹击秘法,这是她平日用

聪明球锻炼出来的成果,我们六兄弟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抵挡的住的,除非是

老妈想要做的久一点,所以老爸在家庭仍佔据着主导地位,因为只有他能承受住

娇妻这令人醉生梦死的攻势。

我瞧着老三快不行的样子,镜头不断在肉、穴交合的地方以及两人的神情上

来回切换,果然是三分钟不到的时候,老三最后的一下撞击把储存了一晚上的精

液送入了他出生的地方。

我们家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成年(已满十八岁)的男子必须保证储精

囊中的精液每一天都是新鲜的,绝不能有隔夜精子留存,这是从老爸一个修道的

朋友那听来的,可以排毒抗老。

「纸,快拿来,要流出来了。」

我从身后快速地拿过纸盒递给了老三,我们家里每个月用於购买纸巾的预算

是普通家庭的二十倍,所以每次超市老闆看到老妈去光顾,都要专门叫店里的年

轻伙计帮忙搬运回来,老妈也总会给他一些小费和额外的奖励。

当我们把丰盛的早餐端上餐桌摆放好的时候,老大和老爸恰好同时从房间里

出来,他们两个今天都要去上班。

「今天的早餐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老大咬下一大口的奶酪蛋糕好像美食家一样做出十分愉悦满足的表情,我在

心里为他默哀了两秒钟,毕竟那是沾了老三喷薄而出的少许精液的特制麵包,当

发现起司上沾到精液以后,老妈犹豫了一会,还是为了不浪费食物改成涂抹奶酪

的奶酪麵包而端上餐桌,就看谁那么幸运选到它了。

「老三,你怎么不吃呀,吃完了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份短工,别老是呆在

家里,快成恶心的宅男了。」

老大的性格完全复制了老爸,说起话来的口吻也十分相似。

老三此刻的心里不知是哭是笑,只是埋头啃着麵包。

「还有每人一个鸡蛋,一定要把蛋黄一起吃了,不要每次只吃蛋白。」

老妈这话是对老大说的,「蛋黄吃多了容易脂肪肝,我昨天开车的时候头就

突然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

「我看看。」

老妈先摸了摸老大的额头,确认他体温正常,顺势蹲下将他的皮带解开,

「妈,我是头晕了,你看下面有甚么用。」

老妈抬起头来十分有力说出以下一番富有哲理的言论:「男人都是下半身动

物,大脑如果不听使唤,一定是下面出问题了,所以要检查一下。」

在我听来这话好像没甚么毛病。

老大那刚起床本来软趴趴的鸡巴在老妈脱下最后一层内裤的瞬间,海绵体迅

速充血,鸡巴就像弹簧般迫不及待地从裤子里面弹射出来。

「我说你为甚么这么爱你的包皮,不觉得碍事吗?」

每次看到老大的鸡巴,老妈总忍不住抱怨,因为老大的鸡巴上一层厚厚的包

皮,每次做之前都要撸好久。

「问过医生,没甚么问题是不需要割的,本来医学上也没证明包皮是有害的。」

「但它每次洗澡的时候就很麻烦呀。」

「我不觉得。」

「废话!每次都要辛苦我帮你洗半天,真的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们甚么,生

了你们一帮专门折磨我的小鬼头. 」

老妈狠狠地白了老大一眼,连着撸鸡巴的虎口上都多用了几分力,但她这力

气给老大做肉棒按摩还差不多。

「这次还算你乖,有洗乾净,但是还是有一股味道。」

老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翻开老大的包皮将他的龟头解放出来,上下左右将

他的鸡巴检查了一周,确定了冠状沟内没有污垢残留,又用鼻子贴着龟头嗅了嗅,

「上次被你骂那么惨还不怕哦,这次有洗很乾净。」

「自己洗的时候都没看见吗?那么脏的一层污垢,还害我用嘴帮你洗乾净,

自己没手?」

「用嘴来的比较舒服,你就好人做到底,这次也帮我,刚才起来洗澡太赶了。」

老妈头摇着身上向后躲表示抗拒,但她忘了身后就是餐桌,跪在地上的她差

点就把后脑勺撞上去了,幸好老大及时用手护住了老妈,却也疼的他自己呲牙咧

嘴倒吸一口凉气。

「没事吧,痛不痛?」

反应过来的老妈急忙询问着,眼神中流露出后悔,然而就在她张嘴说完最后

一个字的刹那,老大已经把那带着一股异味的龟头率先塞入了老妈的口腔中,虽

然只含了一个龟头,但感觉老妈的上下颚之间的已经开启到最大程度。

「乖啦,妈,张大点,牙齿碰到会很痛嗳。」

老大似乎是有意抓弄着老妈,每每龟头往里面稍微塞进去一点,又缓慢地拔

出来,如此来回把嘴巴当作了小穴使用。

「你不要再抓弄你老妈了,把她弄伤了,看谁做饭给你们吃。」

旁边一直安静吃早餐的老爸终於忍不住说了老大几句,毕竟老爸还是一家之

主,他的威严还是在的,老大不敢玩的过火,缓缓地把龟头从老妈嘴里抽出,带

出了一片的透明质的唾液,老妈张着嘴巴完全忘了闭拢,好像失神一样,任由口

水从嘴角流下,滴在地板上。

这情景就好像那场测试狗见了食物是否会自然产生唾液的应激反应试验一样,

老妈现在就是那条测试用的母狗。

在她被扶起掀开裙子小穴对准老大的肉棒一桿入洞的瞬间又恢复了神智,那

条粉色的T 裤早不知道被老三玩到哪里去了。

「老妈你刚才的表情超赞的,发到日本去搞不好能得今年的AV鉴赏大奖最佳

女优嗳。」

「不要拍,拍啦,不能看、给人看看。」

老妈较小的身躯被老大一米八六的个子抱在怀里坐在他腿上,就好像小孩子

一样,引发出人的佔有欲和兽欲。

「胶卷很贵,别总是拍这些,也要让老师和同学们知道我们家是很幸福的。」

「知道啦,我现在就在拍我们家的『性福』啊。」

昨晚说了半天才从老爸手里骗到这台DV和两卷空白胶带的。

「呃,我吃饱了。」

老三吃完饭以后避免老爸和老大的啰嗦,穿上了鞋就往外出去,估计又和那

帮死党玩到天黑回来,一边在娇喘不断的老妈还不忘嘱咐他早点回家吃晚饭。

「呃,我也吃饱了。」

老爸摸了摸他的啤酒肚,抹了抹嘴,看着旁边的战况仍在持续,好像整个人

也有点热血上头.

「妈妈你先帮我解决一下吧,等下我要去见一个客户,要是中途硬起来就太

失礼了。」

我们家族的男人基因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到中午十二点一定会「翘高高」,

初中以前我们几兄弟都是躲到厕所偷偷撸一发解决掉,后来升入高中老妈才允许

我们中午回家来帮我们解决,老爸就没那么方便了,上班的他只能靠自己解决.

说话的功夫老爸已经把裤子褪到了脚踝,毛茸茸的大腿和阴毛都让人联想到

猩猩,他的鸡巴是全家最黝黑的,但是比黑人又要白一个色号,有时开玩笑说鸡

巴像白人一样白嫩的老五不像是老爸亲生的。

老妈双手抵着老大的膝盖,身子向前曲,方便够到老爸鸡巴的位置,嘴里含

了一根,小穴里又塞了一根,让她整个人好像一台马力不断的性爱机器,一张一

合的两张『嘴』拼命吸吮着专属它们的美食。

「妈,你不要想夹我,我早已经免疫了。」

大概是为了快点解决战斗吧,老妈又用上了对付老三的那招,但老大似乎已

经找到了破解方法,「我这个是专门找教练训练过的,你的这招现在对我不起作

用了。」

我说老大怎么前段时间老是往健身房跑,原来是去研究克敌妙招。

老妈一见自己的夹逼策略失效,难免一时心慌,加上老大的突然加速,她的

气息完全被打乱了,只能上下抖动地跟着老大大腿的频率,而含在嘴里的老爸的

肉棒一时不留神也滑脱出来,看老爸刚才的样子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当他再次把

肉棒放回老妈的嘴里后,用双手紧紧地固定住了她的脑袋,将口腔彻底当作了口

穴,鸡巴在里面一次又一次地横沖直撞,看老妈咽喉的伸缩程度应该是次次深喉

了。

如此持续了两分钟左右,两人同时射出了今天的第一发最浓稠的精液,老大

还很文邹邹地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父子同科」。

「总算是把他们两个送走了,谢谢,还是你最乖。」

我示意老妈嘴巴还有精液未擦乾净,随便递了张纸巾给他。

「现在几点了?」

「我看下,唔,快十点了吧。」

「都十点了!他们两个竟然还没起床,要睡到甚么时候。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因为老五和老六的赖床,连刚刚受到表扬的我也被骂了进去。

「我要赶紧叫他们起床才行。」

老妈又马不停蹄地走上楼去,老五和老六都在读高中的年纪,一个高一、一

个高三,平时睡一间房,当老妈打开他们的卧室门时,一股强烈的雄性气息扑面

而来,那是精液经过了一晚上的发酵所独有的气味,有点像甜玉米,那代表着年

轻有活力的精子,年纪大了以后精液所散发出来的气味就像石楠花,又腥又刺鼻。

「我说你们两个要睡到甚么时候呀,太阳都晒到屁股啦。」

阳光确实已经晒到了屁股,而老五和老六两个歪七扭八地躺在地板的凉席上

一丝醒意都没有。

光是看旁边垃圾桶和地板上揉搓一团的发黄纸巾,就知道他们昨晚有多「用

功」学习。

「一点都不爱惜身体,这么小年纪更要克制住自己才行。」

老妈表面看起来很气恼,但收拾房间时时不时的自言自语都满含着母亲对孩

子的温柔和疼爱。

「差不多了,该起床了,再睡就变小猪了。」

老妈轻轻地拍打着老六的脸颊,尝试用爱呼唤他,叫了几声之后,老六才揉

着睁不开的睡眼似醒非醒地转了个身,看起来又要睡过去。

「快起来,快点洗漱下去吃早餐。」

老妈拉开盖在老六身上的空调被,又硬拖着他做起来,可老六已经是一个大

小伙子了,这体重老妈还真拖不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老妈累的快满头大汗的时候,老六突然笑得身子蜷曲成了一团,同一时

间老五也笑醒了,原来这两个坏小子故意作弄着老妈。

「原来你们在骗我,晚上等爸爸回来了看他怎么教训你们。」

「才没有骗,我真的是刚刚才醒的。」

老六争辩道,「我也是,他笑了我才醒的。」

老五跟着附和。

「谁让你们两个晚上不睡觉. 」

说完老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满满纸巾的垃圾桶,「不是说好了一天最多只能

两次,一周不能超过十次吗?你们两个昨晚弄了几次,坦白交代。」

老妈在家里的威严有时更甚於老爸,毕竟她要是生气起来全家都要做和尚。

「我三次。」

「我也三次。」

「三次能用这么多纸巾?还敢不老实交代,是不是打算下下周都没得做了。」

「我四次,老六打了六次。」

「你胡说,我最多五次,剩下都是你用的,我看你最少八次。」

两人为了昨晚谁多打了一次而吵得不可开交起来。

「好了,你们两个再这么吵下去,都不要想以后妈妈帮你们解决. 」

两个人顿时安静下来,「两兄弟为了这种事情吵架,回来让爸爸知道就该真

生气了。」

两个小子彼此安静了下来又不好意思地看向对方。

「老六对不起,刚才我说谎了,我应该是打了六次才对,对不起。」

「我刚才也撒谎了,我打到后面都忘了,但记得的起码就有五次,应该是我

说对不起。」

我看了眼他俩,忽然计上心头,打算整一整这两个小子,「但我照我看,这

纸巾的消耗程度起码有十八次,你俩加起来都不够。」

「是真的,这回我没撒谎,顶多、顶多我七次,再多我也打不出了。」

老六委屈巴巴的样子跟刚才判若两人,但我还是一口咬定他们中有人撒谎,

为了惩罚他们建议老妈一直到下个月都让他们禁欲.

两人听的眼泪都快流出来,「我看这样,让我试一试就知道谁撒谎了。」

老妈话音刚落,已经双手双脚爬向了老六,老六当时正跪坐在地板上,纯棉

的白色内裤巨细无遗地勾勒出鸡巴雄伟的形状。

「站起来,把裤子脱了。」

眼看着本来的大灾难反而变成了奖励,何止是我,老六也是一脸癡呆,但毕

竟幸福的喜悦很快就能让人适应,当他脱下裤子的时候,老五的鸡巴已经在老妈

的手掌心里被挑逗的充分勃起,白嫩的皮肤配上粉红色的龟头,让老妈有些爱不

释手,老六为了争回第一交配权,开始对老妈的嘴巴发动进攻,在她毫无防备之

下将还没有勃起完全的肉棒塞入了老妈的口中,那种半软半硬的口感像极了注水

气球,差点就让老妈咬到他。

「那我要这个。」

老五眼看老六佔据了口舌要塞,只能往后方发动攻击,「妈,你下面好湿哦,

大哥他们已经射进去过了吗?」

「差不多吧,快点放进来。」

「上次刘明还说你的屁股不够翘,下回我要给他看看,到底谁的妈妈屁股比

较翘. 」

「你和刘明怎么在学校里比这个?」

「是他先说的,我才不跟他比,他妈妈没有一点比得上你。」

「不要这样说人家,不要、不要太用力,妈有点腰疼了。」

老妈示意老五在背后不要撞的太猛烈,「妈你腰不好吗?」

「还不是你大哥和三哥他们?没一个好东西。」

「妈,我们就是好东西。」

此刻老六的两颗睾丸被轮流纳入老妈的口中品尝,他的神情告诉我这一切是

多么的舒爽。

「你们在学校里都比这个吗?还比甚么?」

为了做一个称职的妈妈,儿子学校里发生的一切老妈都想知道。

「也没比甚么,就比谁家的妈妈漂亮、性感、操过的男人比较多,就这些没

别的了。」

「妈,我告诉你,你是全班第一哦,我们最后统计过分数的。」

「还有分数?」

「我们其他同学打分的,每次家长会他们都有偷偷拍照片,然后就开始投票

的。」

「对啊对啊,上次你在厕所里和我们做的时候王涛就在旁边全听到了,还偷

拍了一部分下来。全班都找他买,连别的班都有。」

原来老妈的艳名已经传遍了XX中学,这是我第一次知道。

两个小鬼就这么在一抽一送中汇报着在学校里的学习状况和最近的课题表现,

至於甚么时候射的就不知道了,因为DV没电了。

当我望着这一卷标记为「家庭和谐关系」的录像带时,思绪开始出现恍惚,

这到底是我年少时胆大妄为的一觉春梦还是确有其事的真相,伴随着年久破损而

造成录像带无法播放的结果,这一切我都无法在若干年以后的今天获得答案。

只能确定老妈如今快六十的人身体还十分健朗,皮肤光嫩像是四十出头,不

是那一头白发的话恐怕没人会信她连孙子都有了,超市开了又倒闭已经换了好几

家,只知道现在的那一家蔬菜店老闆和老妈很熟,每次买菜都是小店员亲自送来,

也要在家停歇很久,说是给他泡杯茶解解渴。

谁知道呢,毕竟我结婚之后住在国外已经很久没回去看过了,打算后面再找

个时间带儿子回去看看奶奶,尽一尽孝道吧。

电脑软件下载

仙灵之怒安卓版

泡泡精灵传奇无限金币版

魔君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