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班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证道小魔仙第十五章美少女与忠犬的追逐战

发布时间:2021-01-21 18:16:35 阅读: 来源:大班椅厂家

第十五章美少女与忠犬的追逐战

很快,艾琳的那三个目标迅速被周围的魔法学徒收割掉。有两个魔法学徒还

冲着艾琳挑衅的一笑。

艾琳脸色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鼓胀的胸脯在魔法袍下不断起伏,显然被

气得不轻。那愤怒的眼神几乎有快要想杀人的感觉。

「快上天,别理他们!」琼斯已经率先浮上了半空,手中拉扯着魔法索。

艾琳定了定神,才狠狠的把贝齿一咬,也开始浮了起来。

「我刚才看他们那样子感觉就不对……」一边收割着空中的小狗,琼斯一边

谨慎着措辞对艾琳说着。

「那你不早说!」艾琳心情明显很差,直接就打断了琼斯的话。

琼斯只好委屈道:「不说好都听你的嘛。」

「哼。怎么?你有意见?发现问题都不提,你是故意恶心我是不是?」艾琳

俏脸冰冻,看也不看琼斯,手上一闪,冰之箭又收割了一只小狗狗。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么……」琼斯怏怏道,话还没说话,手上一紧,身子

一歪,已被艾琳扯着向另一边漂浮。

「喂喂,慢点慢点啊,我还没准备好啊。」

「少废话,回去再和你算账!」

美女这种生物不能惹啊,错的永远是自己。唔不对,关键这次我根本没惹她

啊,我是给人家挡枪啊,唉。琼斯不敢再多话,赶忙定下心神,一边随着艾琳,

一边看有无捡漏的机会趁机收割两个小狗狗。

艾琳是真急了。在天上一路拖着琼斯东游西荡,手中冰之箭连连发出,一轮

下来,在空中竟然被她抢下十一只小狗狗,琼斯却被扯了个晕头转向,经常正看

到一个目标准备凝神收割的时候,突然一下就被艾琳给扯走。

艾琳你难道不知道魔法师凝神施法的时候,最怕被打断啊!你还要我活不?

但琼斯眼见艾琳那气急败坏的样儿,哪敢吭声,只得暗自叫苦不迭。

短短五六分钟,琼斯都被搞得差点呕吐。一回到地面,就跪在艾琳脚边一个

劲的反胃,不断的「哇呀哇」个不停,就差把隔夜饭给呕出来。艾琳却看也没看

琼斯一眼,只一言不发的盯着记分牌,时不时发狠扯一下手上栓着的魔法索,可

怜的琼斯倒真有了一种被小美女养成的小狗狗的混乱即视感。

还好刚才在空中琼斯这只大狗狗强行稳住精神暗中捡漏,在主人的带领下,

顺便也收割到了四只同类。最后加上艾琳在地上收割的那只,门格尔学校这一轮

夸张的抢下十六只小狗狗,刚好每一轮小狗数量的五分之一。最后该轮门格尔学

校合计得分是负十四分。

得分牌上,门格尔学校的分数定格在四十一分上。第一场机敏反应比试正式

结束。门格尔魔法学校排名第七。第一名被威尔金森魔法学校获得,蒙代尔魔法

学校获得第二,庇古魔法学校获得第三,培刚学校获得第四。这前四名的学校,

几乎都是参与了联手围攻算计门格尔魔法学校的成员。

艾琳脸色铁青,本来还想着去找裁判说理去,却被琼斯硬拉了回来。

「为什么不许我去,气死我了。」艾琳甩开了拉着自己袖子的琼斯。快步走

向休息台去。

「唉,当时裁判都没制止这种行为,说明人家都是认可的啊。」琼斯一路小

跑跟在艾琳屁股后面小心的解释着,生怕惹毛了这位大小姐,弄出更多的事端。

「呸,那是裁判根本没看见好不?」艾琳还是颇为不服气。

「这么多裁判,还有记分员,全场还有那么多魔法师观众,怎么可能都没看

见。要怪只能怪你考虑不周……」琼斯不断从艾琳身后探个头出来,赔着笑脸继

续解释。

「什么,你还敢说我?明明是他们卑鄙无耻!自己能力不足,尽使些下作手

段!真是魔法界的耻辱!」艾琳一听琼斯还说是自己的错,更是好像触到了她的

逆鳞,一下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哎呀呀,消消气吧艾琳。这次琼斯可没有说错哟。」蜜尔娜不紧不慢的声

音传了过来。原来已经快到休息点了。

「蜜尔娜老师,我……」一听得蜜尔娜居然也居然站在琼斯那边,艾琳委屈

得几欲掉泪,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身为魔法师,可不能光讲蛮力,还是要动动脑子的。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

尽可能用各种手段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才是真正的赢家啊。」蜜尔娜一双清

澈的双眼盯着艾琳,和气无比的说着。

「老师,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种行为!」艾琳低垂着头,咬牙切齿的低声回

答。

「今后如果遇到敌人和妖魔鬼怪,难道你也能和他们讨论哪种行为能做,哪

种不能做吗?好啦,别郁闷了,机会还是有的,第七名,也并不是一切皆休,后

面只要努力,以你们的实力,应该能追回来的。」蜜尔娜开始轻言细语的说着,

手还轻轻的拍了拍艾琳的背以示安慰。

见艾琳不再说话,琼斯赶忙又把小脑袋探了出来,试着说道:「我们已经成

了众矢之的,估计后面的比赛还会针对我们,还是考虑下后面的比赛吧。」

「还用你说!哼,就他们会玩阴的么?下场我也要给他们捣乱!」艾琳狠狠

的说着。

「别啊,我们还是认真做好自己的就好了吧。」琼斯苦着脸劝着艾琳。「人

家是几个学校一起针对我们,我们就你我两人,怎么可能都捣乱得过来啊。而且

就算你死磕某一两个学校,也没意义啊,最后结果必然是我们也进不了决赛。」

艾琳也不是笨蛋,琼斯说的道理也并非不知,只是自己中了暗算,气愤难耐

而已,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知道了,下一场我会注意的,不会主次不分的。」

稍事休息,第二场比赛即将开始。十七队三十四名魔法学徒重新回到比赛场

上,经过裁判员宣布,这次的比赛项目是魔法攻击测试,测试的方法是,攻击并

消灭比赛场中央的一只可以承受模拟数字一百万伤害值的小型红龙。

这只小型红龙当然也不是真身,只是一只幻兽而已。大概仅有三四米长,目

前正趴在比赛场的正中。全身上下,已经被比赛组织者贴上了无数小型封印,其

能力已经被大大限制,另外还安装了很多小型魔法传感仪,能把各部位所受攻击

全部模拟成数字传出,再由场地外的十多名记分员进行分辨处理,以红龙所受的

伤害值,确定本次魔法攻击测试的成绩。

同样,每队两名成员间依然用魔法索连接着,不过这次的伸长距离最多变成

了四米。每位参赛成员身上依然也由高级魔法师做了一定魔法防护,但这次不同

的是,魔法防护一旦被攻击过度,将会直接被传送出比赛台,基本就是宣布你'

牺牲' 了的意思。

另外,最后一条,本次比赛依然不能以任何形式魔法攻击或限制到其他参赛

者。

龙全身皆是瑰宝,而且还可以作为很好的驯兽对象,所以对龙族的狩猎在几

千年来一直是各魔法、战士工会的重要活动之一。但随着几千年来不断的狩猎和

杀戮,目前大陆多数地区已经很难再见踪迹了。只有帝国极西之地仍有活动。但

该处人迹罕至,反而龙族势力强劲,多数也皆已进化为高等智慧生物,据说还和

帝国之间已经暗中达成了互不侵犯的协议,加上四处皆已布满机关阵法,等闲工

会也已经不敢轻易招惹了。

这次的比赛虽然只是测试魔法攻击能力,但是也算是带点实战类的考验吧。

琼斯暗自思索着。而且既然有' 牺牲' 一说,自然这红龙也不会当个靶子任

由自己鞭挞的,如果自己提前挂掉,哪里还有攻击输出啊。

想到此处,附耳对艾琳建议道:「这次测试有' 牺牲' 呢,也要注意防御啊。」

「知道,跟好我就是了。」艾琳凝神望着前面的红龙,魔力已经在全身波动,

已经跃跃欲试了。

随着裁判一声哨响,各路魔法学徒立即以最擅长的魔法一起轰向场地正中的

红龙。红龙似乎没睡醒,还懒懒的趴在地上就被各种魔法连续轰了个七晕八素。

场外记分牌不断的飞速翻着,琼斯都怀疑那些计分员是否真的都弄清楚了谁

攻击的贡献更大。

艾琳秀挺的娇躯站得笔直,冰之刃连连从双手中轮换飞出,一刀刀尽数切在

红龙身上,每切一刀,场下的分数牌就飞快的翻动着。

琼斯却没有急着狂轰乱炸,自己先把七系攻击随意切换了个遍,一边施放魔

法,一边观察了一下记分牌,红龙所受伤害最高的应该是水系魔法。看来这头红

龙应该是火属性的。

真是大好事啊。自己' 作弊' 般的无相丹化魔,七系攻击根本没有明显的弱

点,而艾琳又是主修水系,攻击想不高都难啊。

而其他学校的魔法学徒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初级中多系同修的人本来就不是

很多,和第一场的浮空术一样,除去门格尔魔法学校,现在哪去找两个同时攻击

变态的水系魔法师小队?有些要么只得用本身主修的魔法打着,有些要么用蹩脚

的水系魔法攻击,不一会儿功夫,场边记分牌门格尔魔法学校已经上升到了三千

多分值。而其他普遍还在一千到二千之间,这伤害值高出平均一倍之多!

琼斯不敢大意,如果按自己现在两人变态的攻击力,得到第一应该是没有什

么压力的,就算艾琳一人之力,估计都能超过一大半的小队,但难保那群喜欢犯

贱的魔法学徒再使阴招。所以一边施放着水系初级魔法中相对性价比最高的冰之

刃,一边开始打量着四周的人群。

果然,那群魔法学徒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琼斯眉头一皱,估计又有什么阴

谋吧。不过他们该怎么做呢?轮换对我们的冰之刃用防御之类魔法来破解?还是

直接攻击或限制我们本身?很难猜啊,不过还是得小心,如果他们出手了,自己

也得快点想办法应对。

很快,门格尔的记分牌已经达到五千多分值了,领先第二名差不多近三千分。

这时一个魔法学徒果然对自己这边开始出手了——冰之领域!

瞬间自己这边小范围内都感觉到一丝丝领域带来的凉意。无数细小之极的冰

晶在空中凝结飞舞。

咦?怎么是冰之领域啊?琼斯一愣神。

冰之领域——破!

一瞬间,自己和艾琳的攻击在冰之领域的帮助下大幅提升。

不对啊?这就是阴谋?这怎么了?琼斯有点发懵,先把自己的冰之刃停了下

来。准备提醒下艾琳。

艾琳那边却没管那么多,继续「啪啪啪啪」冰之刃连续发出,趁冰之领域破

的有效时间尽力输出着。

「喂喂,不太对啊,他们对我们放了冰之领域?」琼斯小声的对艾琳说着。

「管他的,估计是哪个白痴手忙脚乱施放错了地方或者用错了魔法吧。」艾

琳手中没停,自然也没想那么多。

这时,又一个冰之领域甩了过来。另一边一个魔法学徒还对艾琳连续施放了

几个双叠浪。

双叠浪也是水系增益类辅助魔法,主要是增加施法者的水系攻击力,能在水

系攻击之后,再造成一个二次伤害。不过该魔法在这里使用意义其实并不高,因

为所谓叠的第二次浪,攻击还不如主浪的一半,有这时间还不如多放点主魔法。

艾琳在冰之领域和双叠浪的加持下,攻击力更是高得变态,而边上的冰之领

域和双叠浪居然还真的接二连三不断向艾琳甩来。

琼斯始终觉得不对,没道理竞争对手这么好心啊。一定有阴谋!当有双叠浪

向自己施放来时,自己马上就切换成了暗之箭,如果他们真其他算计的话,门格

尔魔法学校已经稳拿第一了,凡事还是先小心一点好,反正就是不能让他们如意。

想到这,琼斯于是又对艾琳提醒道:「攻击够了,忍一忍好不?」

艾琳也察觉到了诡异。目前自己一方的伤害值已经一万五千好远了,而第二

名才五千不到。

正在这时,趴在地上的火龙终于撑起自己身子,站起来了!!

火龙大概三米多高,全身随着站立起来,身上的封印不断闪闪发光,把全场

映得时红时白。火龙威风的甩了甩头,向着天空「嗷」一声长啸,声音中充满了

无尽的痛苦和哀伤。接着摇着头四下望了望,目光扫过四周一众围着自己不断攻

击的魔法学徒们,最后,终于把两道凶狠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这方!

咦!!

不好!琼斯一下醒悟了过来。该死的!他们是想借火龙之手把自己除掉。这

火龙不是简单的靶子,而是真能杀人的!

火龙「呼呼呼」连续几声吐出几口热浪,直接冲向琼斯和艾琳。

「快跑!」琼斯一下扯开艾琳。好在艾琳也感受到了火龙眼中的恨意,瞬间

停住了冰之刃的发射。紧随着琼斯快速避开了火龙之息。

「好险啊。」琼斯回头一看,原来所站的地方一下就被龙息砸出几个小坑,

小坑里的焦土还冒着一股股热气。

妈呀,这火龙真不是玩具啊。

虽然自己身上有高级魔法师的多重防护,火龙身上本身又有封印的存在,估

计不至于受到多大伤害,但是到底受到多少伤害时即被传送出去呢?琼斯心里根

本没谱。

火龙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向自己这方走来。虽然步伐迟钝,但是因为体积比

人类大出不少,总体移动速度却并不缓慢。

琼斯迅速给自己套上一个风之疾走,短时间内加快自己的移动速度,接着一

边跑开几步,迅速向火龙放出一个冰之枷锁。

冰枷迅速在火龙身上绽开,火龙身子一震,明显移动速度慢了一些,琼斯马

上又接上一个风之枷锁,进一步限制火龙的移动速度,旁边艾琳也是一个淤泥术,

直接把火龙身下场地变软,让火龙的四肢陷入土中,每次拔起都要耗费更多的时

间。

艾琳一边后退,另一边手上却没有停下,紧接着又是一张电网拦在了火龙的

面前。一瞬间,艾琳和琼斯已经同时向火龙布下了水风地雷四系防御辅助魔法,

在艾琳布下电网的同时,自己身上同时又已经被琼斯加持了一个风之疾走和火之

迅捷,而艾琳自己也马上为自己套上了一个水之优雅,还顺便往琼斯身上也释放

了一个。

虽然都是些简单的初级魔法,但这眼花缭乱的一系列组合均熟练无比,那快

速的吟唱和手法,简直像演习了多次一般,让台边的围观群众无不大声叫好,甚

至拍手称赞,门格尔魔法学校的魔法学徒还真是名不虚传。

被几个辅助魔法加持后,琼斯明显感觉自己身子轻快了不少,和艾琳快速拉

开和火龙的距离,刚想舒一口气,却看见身边艾琳又被气得脸色大变。

琼斯顺着艾琳往火龙一望。尼玛那群魔法学徒居然没有趁机输出伤害,反而

也在往火龙身上施放加速、加攻、加攻速之类辅助魔法。还有个魔法学徒放出了

几个火球术在破坏电网。

妈蛋,这样都不犯规?好吧,好像真没有禁止给火龙上增益魔法这条。真是

要搞死我们啊。

本已慢下的火龙,在其他魔法学徒的帮助下,反而感觉比最初还要快上不少。

迈着轻捷的步子,快速向艾琳和琼斯方向逼来。

艾琳和琼斯身边现在一个其他学校的魔法学徒也无,他们全都很自觉的聚集

到了火龙的屁股后面。在辅助魔法加持基本完成后,开始不痒不痛的攻击起火龙

来。

火龙吃疼。又是一声暴怒的吼叫,「嗷——!」加快着步子继续冲向艾琳和

琼斯。还隔着十多米,就开始「呼呼呼呼」喷出几口龙息,直接射向艾琳和琼斯。

尼玛现在不是我们在打你啊!

琼斯和艾琳慌乱的躲着火龙之息,稍微慢上一点,估计就得被烧焦上自己身

体。这火龙之息其实并不算十分难躲,只是尼玛现在两人是拴着的啊。龙息堪堪

躲过,但光是几股热浪的连续扑来,都让人有几乎有快窒息的感觉。

琼斯欲哭无泪,这火龙分不清现在谁在打它啊。它这猪脑子、哦不笨龙脑子

里的仇恨系统是什么计算的啊。

已经跑到比赛台边上,琼斯还没决定好往哪边跑时,身子一歪,左手已被艾

琳一扯,又只得向左手方跟去。而火龙似乎主要记恨的对象正是艾琳,那凶狠的

目光始终盯着艾琳一动不动,对身上所受的其他魔法攻击毫不理会,看来是准备

和艾琳死磕到底了。

但我是无辜的啊,这该死的魔法索。琼斯已经顾不得问候想出这把参赛两人

用魔法索栓在一起的那人的母亲了。因为很快就被艾琳拽着在全场不断的奔跑。

龙息不断的喷出,艾琳那头漂亮的披肩金发被热浪吹得凌乱不堪,玉背纤腰

上的黑色的魔法袍已经被香汗渗得透湿,娇嫩的肌肤和光滑的布料已经紧紧的贴

在一起。也许是布料变湿后更加紧缩,连前面那远远优于同龄人的饱满酥胸,似

乎都鼓腾了不少,琼斯跟在艾琳身侧,不用专门去瞧,便看了个真真切切。

艾琳身子这曲线好棒啊。琼斯正有点迷乱时,手上一紧,居然又被艾琳扯得

一个踉跄。

「发啥呆啊你?找死啊你?」艾琳有点生气的向琼斯嗔道。

琼斯右侧肩腰一烫,一股龙息几乎贴身从自己身边擦过,自己肩上一大片布

料已经化为几点碎片离体而去,龙息快速击中不远处的地面,几块台砖又化为焦

土。

真一点也大意不得啊。这红龙被那群该死的辅助魔法加持后,速度快得不像

话啊。琼斯不敢再开小差,定了定神,随着艾琳左挪右闪,一边奔跑,一边躲避

着后面不断射来的火龙之息,一边还得补一下两人身上即将消散的辅助魔法,不

过一会儿功夫,身上已经连续被裸露出了几块肉色的肌肤。

尼玛,这下老子在台上要大秀走光了。

要说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应对魔法当然是空间系的瞬间移动术,一下从场地

一边到另一边都毫无问题,可惜该魔法至少需要中级。其他能快速短距离移动的

诸如火系的星火飞溅、光明系的流星闪烁等也都不属于初级魔法师就能掌握的。

而在初级魔法中,相对最好的自然是地系的缩地术,根据水平高低不同,一

瞬间也可以平移好几丈距离。可惜因为魔法索的存在,以上种种,所有魔法都根

本就没有施展的可能。

琼斯嘴上不断默默咒骂着,也不知道是在咒骂魔法索,还是在咒骂提出用魔

法索把魔法学徒拴上这个点子的人,又或是跟着红龙身后那票贱贱的魔法学徒。

因为自己还得不断停下来给自己和艾琳补一补辅助魔法,身子不断的被艾琳

拽得东倒西歪,不过一会儿功夫,几乎就被遛狗一样围绕了整个比赛台遛了一圈,

让比赛台每个角落的观众都把琼斯那副惨样给看了个一清二楚。而且观众们看了

后,不但没有半点正常人类应有的怜悯之心,反而互相之间还有说有笑交头接耳

个不停。

他们在说些什么呢?琼斯稍微留了个神,侧耳听了一下:

「快看那个魔法学徒好可怜哦,分明就象一只大狗狗嘛。」

「嗯嗯,他的主人好残忍哦。可怜的狗狗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耶,身上的

毛毛都飞散得到处都是。」

「是啊,舌头都伸出来好久了,主人也不管呢,对这么可爱的小动物要有爱

嘛!」

「要不一会你去把他给领养回来?好像还蛮帅的哟?」

「你去你去得了……」

琼斯脸皮再厚,但当听见比赛台边那些好事腹黑腐女略带幸灾乐祸嘀咕的内

容时,也被囧得满脸通红,羞愧欲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正当琼斯准备扯一把衣服上来蒙着脸再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身边魔力波动又

剧烈了起来。琼斯抬眼一望,他的主人,哦不,他的搭档艾琳居然在奔跑时又在

开始对火龙释放着冰之箭了。

「喂喂,你还打,有没有搞错啊?真是不怕死啊。」琼斯有点不明所以,焦

灼的冲艾琳说道。

「不打怎么办,你自己看看场边的记分牌!」艾琳理也没理,一边扯着大狗

狗继续奔跑,一边又扔出一个水弹。

琼斯边跑边看,那连续被扯歪了好几次的眼神,好不容易终于把十七个记分

牌看了个清楚,居然现在已经有十个队伍超过门格尔魔法学校了。

尼玛这都什么事啊!

琼斯一边被扯得飞速掠退,一边冲着红龙作了个揖,哀求道:「人家的伤害

已经比我们高了好多了啊,红龙大哥,你别这么认死理啊,换个对象追一追好不

好?你看你后面那几个小子一直拿着冰刀在放你的血啊。」

红龙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艾琳,看也没一眼琼斯,只鼻孔里一串火龙气息喷

了过来,算是做了回答。

「别闹了,现在我开始继续攻击,你记得给我加辅助魔法。」主人开始对琼

斯下达了任务。

就这样,围绕着宽大的比赛台边缘,场上一个身穿性感黑色贴身魔法袍的貌

美金发少女,拖着一只同样衣冠不整,手忙脚乱、三步一踉跄,五步一小摔却还

时不时坚持着在自己和主人身上抛出个辅助魔法的大狗狗奔跑在前面。金发美少

女双手不断的往后扔出水弹冰箭,击向后面紧跟着的一头两人高、三四米长的愤

怒红龙。

愤怒红龙那好色的目光一直锁定着前方那快速奔跑的动人美少女,它迈着沉

稳而矫健的步伐,紧紧趋步追在了美少女后面,一串串烟雾缭绕的吐息,一声声

兴奋刺激的嗥叫,为整个比赛台增添了更多的绚光丽彩,奏出了更美的动人乐章。

而红龙背后,跟着一大票英勇无畏的狩猎者,正为了拯救美少女而努力的付

出自己每一分力量!

这场美女、忠犬、魔兽、狩猎者的追逐战引得周围广大围观群众的一致好评,

一时之间,红心点赞收藏关注打赏弹幕无数。鼓掌者有之,叫好者有之,欢呼者

亦有之,更有能妙笔生花的好事者已经拿起一张画板现场临摹起来,据说后来该

幅作品还拍出了三个金币的高价。

也不知围着比赛台跑了多少圈,红龙终于在一声怒吼后倒下了。那雄伟的身

躯逐渐暗淡、模糊。最终,消失在了比赛台上。

琼斯见红龙一倒,一下也瘫倒在比赛台上,不想再动。只见琼斯全身上下到

处都是破洞,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布料,受伤倒是没有,全都是被龙息那炙热的

热浪烧灼出来的。

这上串下跳还连拉带拽的,真不是人干的事啊,这样下去真要成只大狗狗了。

琼斯勉强望了望身前不远处的主人,金发美少女也半跪在破烂的比赛台上,

单手撑地,全身早已透湿,玲珑浮凸的娇躯被黑色的魔法袍包裹得紧紧的,胸前

两团饱满的乳肉随着剧烈的呼吸一颤一颤,甚至那两团脂肪的尖端都隐约凸起,

也不知是那诱人的蓓蕾,还是欲滴的汗珠儿呢?想到此处,琼斯本来干涸之极的

口腔,居然都又涌出了那么一点点清水……

受不了啊,现在就别来这套了,消受不起了啊。

「七万三,第四!」美少女主人眼望台边,口中咬出了五个字。

这句琼斯听懂了,这场比试,他们打出了七万三的伤害值,得了第四名。

艾琳坐在休息室一个劲的灌着水,琼斯却活像一个落魄的乞丐一般,瘫软在

一个墙角里一动都不想动。刚才一战,要说丹力消耗根本不重,关键是体力消耗

实在太大了,人毕竟不是狗啊。又要躲闪,又要跑,又要放魔法,还要被主人拽

着,琼斯打死都不想再来一次了。还好刚才比赛台因为受损比较严重,需要简单

的维护一下,大致需要一个小时,否则第三场不用比,门格尔魔法学校就可以宣

布退出了。

「唔,前两轮你们得了十一分。目前和蒙代尔魔法学校并列第五,情况不是

太妙啊。」蜜尔娜总教练踱着步子,认认真真的在给两位队员分析着。

还用你说,一次第七,一次第四,能并列第五已经是烧高香了。琼斯动也不

想动,身上却暗自纳气聚力,希望能早些恢复一点消耗过度的体力。

「目前庇古和威尔金森魔法学校两只队伍,交替得了一次第一和第三,两轮

下来只积了四分,最后一轮不出意外,已经是铁定出现了。罗学尔魔法学校后来

居上,这次攻击得了第二名,以八分的成绩排名第三。除非第三轮失误比较大,

否则他们出线机会也是极高。」

停了一停,蜜尔娜皱着眉头继续道:「现在你们只有把希望放在最后一个名

额上。培刚魔法学校这轮掉到了第六名,总分积十分只比你们领先一分,所以你

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就在他的身上了。」

「其实呢,机会不是没有,只要你们能保证拿到第一名,就算培刚学校拿第

二名,也就是和你们积分相同。最后至少有再附加赛的机会。附加赛是属于单挑

项目,你们还怕哪个单独学校吗?而且,如果你们把一二名都拿了,只要罗学尔

没拿到前四,你们也都直接进去了。所以,只要拿到第一,机会还是很大的哟。」

蜜尔娜笑嘻嘻分析完毕,好像已经提前进入了决赛圈了一样。

「知道了!最后一轮拿第一就行了是吧。那我们就一定拿个第一回来!」艾

琳脸色严峻的站了起来,话语间明显听出憋着好大一口气。

「小心他们又搞幺蛾子啊。其实不耍贱,我们哪场不是第一啊?」琼斯小心

翼翼的提醒道。

「最后一场是防御,他们怎么搞事?难道还敢直接进攻我们?要知道任何对

其他参赛者施放的减益类和攻击类魔法,都会被严厉惩处的!」艾琳撇了撇嘴,

明显不信最后一场他们还能对自己一方耍贱使坏。而且最后一场是防御,大概也

不可能有什么主仇恨之类的问题。只要坚持不进攻那些幻兽或敌人,应该不可能

成为怪兽和敌人的主目标。

「我看到时候还是小心一点好。他们人多,一人计短多人计长,而且他们挖

空心思就是为了想怎么把我们黑下去,不可不防啊。」琼斯继续胆怯的提醒着艾

琳。

「不可大意哦艾琳,前两次你似乎都是吃了点轻敌的亏呢,我建议最后一轮

的比赛,虽然以你为主,但也要适当听取一下琼斯的意见,你看怎么样呢。」蜜

尔娜这次也似乎站在了琼斯这边。

艾琳脸上一红,蜜尔娜说的也是事实,如果最后因为自己不慎,卫冕冠军最

后连决赛圈都进不了,而且这还是两个多系精通资质的天才,真是丢人都丢到姥

姥家了,更可恨的是这一切都还是自己指挥的,依自己那要强好胜的性子,估计

根本没脸再回学校。

想到此处,叹了口气,再瞟了瘫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的乞丐一眼,最终还

是把下唇一咬,「那好,那第三场我就听琼斯指挥好了。」

坑坑洼洼的比赛台经过了短时的紧张抢修后平整了不少,三十三名魔法学徒

和一名乞丐开始鱼贯入场,琼斯略带同情的望了一眼刚刚才下台的抢修工人们,

心中暗道这抢修完全可能是多余的活计,感觉很快这比赛台估计会比刚才更破更

烂,甚至比赛台直接消失都是大有可能。因为刚才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第三轮

防御测试的内容是' 模拟小天劫'.

天劫是洪荒宇宙对于破坏了天地本质道义的一次清算洗礼,也是自然对过于

强横生物的一种制约,天劫本身分为小天劫,大天劫,无量天劫几种。一般魔法

师、武者在修炼到一定寿命之后,都会开始从小天劫起步,一步步承受洪荒宇宙

对自己破坏规则长生不死的制约,只有最后突破大天劫后,才能在世间成为半神

的存在。

如何渡劫,一直是困扰魔法师武者们达到一定水准后必须面对和考虑的问题。

所以根据成功渡劫者的经验,目前也开发出了一些模拟类似天劫测试练习,

或防御、或躲藏、或用替身、或率先消除自身的不稳定因素等,让修行者能更直

观的提前对天劫有更深入的体会和了解。

而目前抽到的' 模拟小天劫' 测试,应该就是对于' 天劫' 的硬型防御了。

根据经验,一般的小天劫都是天上降落无数的净化之雷,洗净世界罪孽,不

断攻击一切世界的多余和罪恶,还原世界的混沌和清静。所以天劫对于黑暗系魔

法师渡劫尤为不易。

测试方法很简单,规矩也大致和以前差不多。一旦身上被高级魔法师施放的

保护魔法承受到一定量的伤害后,该队将会被自动传出。最后以被传出的顺序确

定这轮比赛的名次。唯一的限制依然是两人手腕上能伸长三米的魔法索,禁忌依

然是不能以任何形式限制和攻击其他参赛者,否则将直接被传送出来。

「你个黑暗系魔法师去渡劫,好像这对你不怎么有利啊?」艾琳也开始对琼

斯忧虑起来。

我不是黑暗系魔法师好不好啊!我吃的是草啊,没有那么多杀戮和罪孽啊!

但低头看看自己这与众不同、严重有碍感观的乞丐装,琼斯心中一凉,如果

老天真有眼,兴许还真会先轰杀了自己。

「那怎么办?」琼斯苦着脸问道。

「唉,和你个黑暗魔法师栓在一起,我也算倒了血霉了。」艾琳很是无奈摇

了摇头,叹了口气。

很快裁判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果然,在比赛台的正上方空中,开始凝结出大小不一的圆球状光团。

净化之雷正在快速凝结!

台上的魔法学徒们按队伍分散站开,除去栓在手上的队友没办法外,其他人

都不希望还得承受人家的天雷。

很快,十数颗鸡蛋大的天雷开始陆续的砸下,直接砸向的比赛台上的众人。

大多数魔法学徒开始凝结出一两个攻击魔法或防御魔法,直接施放向砸向自

己的天雷,很快,不少天雷纷纷被对冲魔法提前引爆。

也有的试图快速移动躲避砸向自己的目标,然而这些天雷居然还有一定跟踪

定位目标的能力,还好速度并不太快,最后依然被自己施放的魔法击破。

很快,第二轮天雷又迅速砸了下来,数量比第一轮又多了不少。不少魔法学

徒已经展开了防御魔法护住周身,而不再是单纯的使用攻击魔法去兑掉。

无尽的天雷滚滚而降,让你不得不防,再陆续的加大难度,一点一点的检验

出你的最大防御能力,看来这才是考验的本质啊。

随着降落的天雷越来越密,速度越来越快,各小队也都很快找到了性价比最

高的防御方式,一人尽可能用攻击或单体防御魔法破坏攻击自己小队的天雷,另

一人则张起魔法防御结界防守着不断落下没有被攻击破坏的残余天雷。

琼斯本想张出一个光盾结界来防御天雷,结果还没施放就给艾琳否决了,

「你个黑暗法师的光之结界?实在让我信不过,还是我来吧。你尽量防御结界外

面的天雷。」说罢,艾琳便在二人头顶张起了一个冰壳术。将二人从头到脚完全

覆盖在了一片蓝白透亮的寒冰结界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有小队被攻破结界,然后红光一闪,两人纷纷被传

送出比赛台去。大概二十分钟不到,场上的队伍就只剩一半左右。

琼斯一边不断随意施放着光之盾推向结界外面,拦截无尽的天雷以减轻艾琳

的压力,一般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剩下的队伍里,虽然那几个排名靠前的学校都还在,使用的也是和自己这边

一样的一防一拦的方式。但从拦截魔法的应变速度、防御结界的色泽光亮和施法

者的表情来看,都已经不太轻松,不少魔法学徒的颈上额上已隐约可见细汗,神

情也颇为严肃。

而自己和艾琳明显还游刃有余,自己不断施放的光之盾拦截了好大一部分攻

击自己小队的天雷,剩下的小部分天雷击打在艾琳的冰壳上也基本是不痒不痛,

照这种加速度,再抗一二十波根本不是问题,但其他学校的同学么,就未必了。

都这时了,大家拦截和防御天雷都来不及,应该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了吧。想

到此处,琼斯心情也开始有些轻松了起来。就算最后走到第四名单挑决胜,无论

比什么,也几乎是必胜无疑。

琼斯看着和自己相隔不足半米的艾琳。艾琳的神情轻松自然,靓丽的眼神此

刻却异常的专注,娇艳欲滴的小嘴儿不时上下张合,默念着施法的咒语,散乱的

金发随意的批在挺直的肩后和高耸的胸前,身上的香汗早已被自己烘干,但紧紧

的魔法袍依然有不少地方和娇嫩的肌肤粘连在一起,特别是那些鼓胀之处,被透

了一次汗的布料更是和光滑幼嫩的肌肤紧密相贴,特别是那近在咫尺的两团饱满,

更加凸显得更加弹嫩酥滑,仿佛自己只要轻轻一伸手,便握在手中肆意捏玩。

琼斯一下想起上一场比试结束时艾琳那浑身被香汗湿透的动人一幕,和那颤

颤悠悠,诱惑欲滴的两团滑腻乳肉,心中一荡,不由得又向那酥胸的方向使劲一

闻,一股沁人心脾的少女幽香汗气已传入鼻中,下面的小虫似乎也开始在乞丐装

下打点起精神,艾琳,竟然也是如此迷人和可爱的少女啊。

正陶醉间,琼斯发现艾琳胸前两团饱满的起伏似乎一下大了不少,难道天雷

突然开始爆发了?还是艾琳发现了什么?这可是乞丐装啊,别被看出了什么才是

丢人到家了。

琼斯疑惑的抬了抬头,天雷依旧不紧不慢的匀速降落着,琼斯迅速捏了两个

光之盾快速推出后,再瞧了瞧艾琳。却发现艾琳的目光并没有在意从天而降的天

雷,也没有观察到自己的那点细微变化,而是射向比赛台的另一边,一张通红可

爱的精致俏脸,此时已经变得铁青,原本小巧可爱的鼻子,都已经给气歪了。

我的世界_P游戏

天神战

飘渺寻仙曲无限仙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