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班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央企高薪一种无奈的均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3:57:03 阅读: 来源:大班椅厂家

央企高薪:一种无奈的均衡

近日同花顺数据显示,2013年323家央企上市公司总经理人均薪酬77.3万元,同比上涨4.33%,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以869.7万元薪酬蝉联央企“打工皇帝”,且许多公司业绩下滑甚至亏损的央企上市公司总经理薪酬不降反升,甚至涨幅惊人。

国企高管应拿多少薪资才算合宜?由于央企多布局于垄断或准垄断行业,且被固化为一种政府经济行为的延伸,而非真正市场主体,尤其是企业亏损而高管薪酬不降反升,这使其高管薪资始终处于市场缺信博弈之中,而备受争议。但是,目前央企高管薪酬榜传导的信息,可能恰是一种混合策略纳什均衡,即任何参与人单独改变策略都不会得到更好的,虽然这种结果不唯一也非最优,甚至令人疑窦丛生。

现代企业制度内生着显性(正向)激励与隐性(反向)激励等两个维度的激励机制:一是委托人通过支付一定的边际代理成本,使代理人的自利诉求与委托人的利益同向,至少减少相悖性,防范其监守自盗的败德风险;一是在委托人支付的代理成本达到临界点后,委托人向代理人提供具有竞争力的正向激励薪酬,激发代理人才干,以实现共赢。

央企国企的特殊性在于代理人风险,其全民所有制又使国企高管的名义薪资不能过高,这导致国企的代理人败德风险高于私企,却无法也不可能单纯通过名义薪酬覆盖代理人风险。而国企的高代理成本若得不到有效覆盖,那么其高管的败德行为给企业带来的损益将是不可估量的,尤其是在国企高管的行权边界并未得到有效规制,其在企业拥有一言九鼎地位等下。

为此,国企缓解代理人败德风险的手段相对较为隐晦,即在国企高管名义薪酬普遍低于私企职业经理人的背景下,覆盖国企代理人风险的策略就转移到了对高管职务消费的软约束,及其他各种隐性收入上,导致国企的经营管理成本等显著高于私企。这就不难理解一些央企上市公司发生亏损而高管薪酬不降反升了,因为在产能过剩、债务和信用紧缩等下,经营管理费等很难覆盖高管的真实代理成本,提高高管名义薪资自然就变成了次优选择。

同时,还需指出的是,不同于私企职业经理人存在一个市场硬约束(如声誉风险和市场出清价格等),目前央企高管的遴选并非完全市场化,这使其名义低薪酬与高福利、隐性收入,共同构成了央企规制高管代理人道德风险的纳什均衡。

鉴于当前央企高管薪酬体系实际已是一种混合策略性纳什均衡,任何一方的参与人呼吁单方面改变策略,如推动央企高管薪资体系现代公司制度化,将打破这一纳什均衡而导致所有人都得不到好处。因此,可选择的方案是,推动国企高管与私企职业经理人市场并轨化,即国有资本运营化:一些国企可通过探索国有股优先股化,逐渐改造成国资投资运营公司,然后让只占少数股东的私人资本主导具体实体的实际经营,国资投资运营公司根据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绩效,在股权配置上进行相应的制衡。

长沙HIOS电批

贵州磨床吸尘器

昆明护坡六角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