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班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一种特色慈善叫做强捐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9:28 阅读: 来源:大班椅厂家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四川攀枝花市公务员、事业单位在编员工、教师和一些企业等,被强制捐出一个月基本工资给一个新成立的基金。尽管此事得到包括攀枝花团市委一名副书记在内的数名当地人士证实,但该市外宣办负责人称,这个“扶贫帮困基金”的捐款属于自愿,募捐发起方攀枝花市慈善会也否认存在强捐。

强捐的事例,可不仅仅四川攀枝花有。广东、陕西、江苏等很多地方都曝出过强捐事件,被强捐多次之后,广东廉江一名教师在网上哀叹年年不但被“强捐”,还要被“轮捐”支持教育要捐钱,“扶贫济困”要捐钱,道路硬底化也要捐,建造生态公园、博物馆还得捐……此捐彼捐背后,就算有点爱心,也被强行透支了,实在不想捐,可是不得不捐。

捐赠自愿,何以成了强捐

通知文件是不是伪造不好说,但是确实存在强捐的现象,好像也不是个别单位。从报道中看,被强捐的既有公务员,也有事业单位,还有企业员工。我国《公益事业法》第四条规定:捐赠应当是自愿和无偿的,禁止强行摊派或者变相摊派。可为什么这些单位或企业不约而同地违反这一条款呢?仅仅是工作不深不细吗?

强捐的事例,可不仅仅四川攀枝花有。广东、陕西、江苏等很多地方都曝出过强捐事件,被强捐多次之后,广东廉江一名教师在网上哀叹年年不但被“强捐”,还要被“轮捐”支持教育要捐钱,“扶贫济困”要捐钱,道路硬底化也要捐,建造生态公园、博物馆还得捐……此捐彼捐背后,就算有点爱心,也被强行透支了,实在不想捐,可是不得不捐。正如一位被强捐者所言,“领导说,原则上是自愿,你要是真的有困难,行啊,那这个钱我给你交”,这样的话一出口,原则上你就得捐。

有人说这世上有两大难事,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 二是将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本来慈善捐助这事跟上门化缘差不多,人家需要求婆婆告奶奶,装孙子般来募集善款,到了我们这儿,不但不用装孙子,还可以充大爷,红头文件一下,让你捐一个月工资,你还真得捐。

强捐背后,是官方主导的慈善管理体制,硬生生把慈善搞成了公害。因为是官老爷下令,所以关乎自己的颜面与政绩,所以习惯于把任务层层分解,挨个摊派,各个单位的领导要是完不成任务,也不好向上面交代,只好强迫下属捐钱了。

攀枝花市民政局长钱卫同时也是攀枝花慈善会常务会长,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就他本人而言,月工资六千多元,这次捐出了两千多元。我相信,钱会长的这两千多元应该是自愿的,慈善捐助,本就与月工资多少无关,与收入无关,与捐钱多少无关,既然如此,强捐做甚?一定要设一个募到多少钱的标准线吗?在这条线上,慈善才能堂而皇之地称其为慈善,在这之下,慈善等于零?

好好学一学民间的一些慈善基金是怎么做的吧,真正做到了善款公开透明,笔笔都有来路和去处,又何须强捐?有时候缺的不是爱心,而是对爱心到底落在何处的追问和信任。(钱江晚报)

强奸与强捐的区别

两者的说法相比较,您相信谁的?我要很抱歉的说,我相信网上的爆料,因为我在某国有事业单位工作的时候被强捐的次数不少,这种手法看得太多了。好一点儿的强捐是只下达给单位的命令,让单位去背这个黑锅,更为肆无忌惮一些的,直接就下红头文件。

还记得汶川地震的特殊党费么?还记得孩子上学要缴纳加入红十字会的什么钱么?到最后,这些都能被叫成自愿。而这种强捐看上去倒是很像强奸了。

但与强奸不同的是,强奸你至少还能反抗、过后还有司法机构为你讨个公道,强捐则不会有这个机会。您看,这个慈善基金的掌门人是谁?新闻报道当中透露,此人正是当地的民政局长。官办慈善就是这点儿好处,强暴了你,你都不知道到那里说理去。

更为重要的区别在于,哪怕是有地方说理的话,您敢去么?我们看到,一般被强捐的都是公务员、事业单位在编员工、教师与“一些”企业。这些人的饭碗都是掌握政府手中,就是强捐了你又怎样?这就造成了没有苦主的冤案。这样的身份捏在别人手里,就像很多强奸犯拍了受害者的裸照一样,基本上算是一道杀手锏。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样的消息能够在网络流传,而只要是一上报纸什么的,每个人面对着镜头或者采访机都不敢说实话的原因。今天早上南方某报的记者还在微博爆料说,某国家电视台的某栏目主编,受攀枝花某部门的委托说情,要让这个报道胎死腹中。话说的倒是挺客气,将来有事可以协助云云,但可以看出其色厉内荏的样子。

话说在一个掌握了被强暴者所有生活来源的条件下,这样的强暴就基本上是有恃无恐了,要不是现在还有网络的话,被强暴者连这点儿话语权都是没有的。而一个公民有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利、有自由说话的权利,是一个社会能够正常运转的最基本条件,当这两者被剥夺的时候,自然也就没什么好事发生,不过是冲上去扒掉这些人的衣服,后面的事情也就可以想见了。

在这里我倒是想另外说一句题外话。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些机构的人拿着政府的钱,被强捐也不算什么,甚至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但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有失与人为善、人溺己溺的厚道。可是,我是真想对这些被强奸——抱歉,被强捐的人士说一句,您要知道,这就是谁都跑不了的地方,当您面对老百姓的时候,他们也会像你们现在这样无奈。(经济观察网/五岳散人)

石嘴山西装设计

普宁工服定做

辽宁职业装定制

三河职业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