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班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实现转型再平衡

发布时间:2021-01-25 14:23:35 阅读: 来源:大班椅厂家

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实现转型再平衡

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个重大挑战是,如何比较快地、比较顺利地、平稳地达到新的平衡点,实现转型再平衡,并进入稳定且可持续的新增长平台。而实现转型再平衡的首要关键,是要解决好投资的问题,投资率过高不仅会使投资效率下降,还会造成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

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个重大挑战是,如何比较快地、比较顺利地、平稳地达到新的平衡点,实现转型再平衡,并进入稳定且可持续的新增长平台。而实现转型再平衡的首要关键,是要解决好投资的问题,投资率过高不仅会使投资效率下降,还会造成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为了争取未来有更好的增长质量,可不可以考虑适度降低投资率,全力调整投资结构呢?由此观之,当下应以全面持续提升要素生产率为主线,把相关改革摆上优先位置。

中国经济增长阶段转换或者说经济转型,在前几年只是走过了上半程,遇到的主要是如何调整由来已久的高增长思维定势的问题。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个重大挑战是,如何比较快地、比较顺利地、平稳地达到新的平衡点,也就是实现转型再平衡。在努力实现“转型再平衡”的同时,实现平稳触底,并转入稳定且可持续的新增长平台。而实现转型再平衡的首要关键,是要解决好投资的问题,投资率过高不仅会使投资效率下降,还会造成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如果我们未来希望有一个更好的增长质量,不妨降低投资率,调整投资结构。由此观之,当下应以全面持续提升要素生产率为主线,把一批改革摆上优先位置。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6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滑0.3%;而上上周公布的制造业PMI指数降至48.2,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实体经济放缓超预期。自去年10月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国经济开始进入转型的下半程,短期内过快下滑的风险加大,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有可能超过以往。投资效率下降的趋势尤其值得警惕。

就以6月以来措施为例,6月初,财政部下达了第二批10000亿元置换债券额度。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部署加大重点领域有效投资。6月24日,国务院再度确定设立中国保险投资基金,规模为3000亿。7月8日,国务院确定将已收回沉淀和违规资金2500多亿,加快统筹用于急需领域;将239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存量资金调整用于在建重大项目。

就在中央为稳定经济增长不断扩大投资的同时,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通过增加投资拉动GDP增长则遭遇了尴尬,这就是投资效率显著下降。相关数据显示,投资对GDP增长的拉动效果非常有限,付出的代价更大。固定资产投资在“九五”、“十五”期间投入五块钱,大概可使当年的GDP增加一块钱,5:1。但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50万亿,GDP增长绝对数是4.33万亿,变成了11:1。虽然这种对投资效率的衡量方法并不精确,但投资效率大幅度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

投资效率的下降使得政府稳增长面临更大的压力,需要刺激更多的投资才能保证GDP达到一定水平的增速。更麻烦的是,投资效率的显著下降对政府扩大投资的努力构成了明显对冲,加大了稳增长的难度,也可能加剧债务问题。因此,就当前的形势而言,提高投资效率与扩大投资同样重要。

在当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分析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因素,既要看到在要素投入的增长驱动方面,特别是单位资本投入带动的单位GDP增长方面的效力有待提高,也要看到全要素劳动生产率的增幅近年来的下降态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有一份分析报告,专门分析我国全要素劳动生产率变化态势,从2002年到2007年我国全要素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幅度为5%至6%左右。而2008年至2013年,增长幅度降到了2%至3%。

2008年以后的一个重要变化是,除了人力资本的增速减慢,单位GDP所用的资本每年在增加,每年增速大概是5个百分点。这带来了短期的经济增长减速。资本的深化提升了经济增长速度,但是,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同时又降低了经济增长速度。我国经济学家依据每个省从1978年到2014年的数据,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当投资率高的时候,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就比较慢。

虽然这些年一直对房地产行业投资过高保持高度警惕,但是目前投资反而有所加强。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房地产的投资占投资总额的20%左右;而非居民的建筑投资占投资总额的38%,两者相加58%。所有投资建筑与结构中的投资占总投资的58%。到了2012年,房地产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为18%;非居民建筑与结构的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提高到了50%,当投资率上升,结构产生这样的变化,显然不利于效率的改善。况且,建筑安装投资与全要素生产率是负相关的。

很显然,中长期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已到了最紧要关口,短期刺激经济的空间已被大大压缩,信用扩张导致的债务压力与发展需求相互冲突,经济与民生、经济与环境的矛盾都在加剧。因而,如何平衡好短期与长期目标、稳增长与调结构、促改革与保稳定、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等,都不容宏观政策部门的调控有任何闪失。

说到底,经济发展最终还要靠实体经济。从企业的层面来看,投资效率低下往往反映为利润率的下降。之前曾有报道说,企业投资的净利润率竟然低于银行的贷款利率。在当前的宽松货币政策背景下,企业和地方政府纷纷加杠杆、增加投资,导致负债率攀升。7月24日,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发布的“2015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报告认为,无论采取何种口径,我国杠杆率快速上升都是确定无疑的事实,对此需保持高度警惕。报告还显示,在2008年之前,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一直稳定在100%以内,全球金融危机后,加杠杆趋势非常突出。如果企业盈利能力低下,也就意味着偿债能力将大受影响,最终很可能反映为银行系统的大量坏账和债券市场的违约潮。

从我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层面来看,产能过剩或将是长期性的,为此需要以供给端的调整为主,即通过国际、区内产业转移,把不具备发展空间的传统行业转移到处于较低发展阶段的国家和地区,并根据能耗和环保标准,淘汰工艺、技术落后的产能。而在产能淘汰过程中,首先需要抑制住增量产能。今年1至5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71245亿,同比名义增长11.4%,增速比1至4月回落0.6个百分点。相比2013年、2014年全年投资增速19.6%、15.7%,投资增速下降态势已十分显著。

投资率的增加造成了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那我们为了争取未来有更好的增长质量,可不可以考虑适度降低投资率,全力调整投资结构呢?毕竟,我国生产性服务业的投资增长空间很大。

成都装饰装修网

花栖左岸装修

新房装修报价

万达豪景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