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班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设计“投资机器人”的人

发布时间:2022-06-13 04:05:37 阅读: 来源:大班椅厂家
设计“投资机器人”的人

未来的投资之神是谁?不是索罗斯,不是巴菲特,不是王亚伟,也不是李嘉诚他甚至可能不是活生生的人。10多年前,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被超级电脑深蓝击败的一幕,如今在公募基金圈再度上演。一批驾驭冰冷机器的量化投资高手,正在颠覆传统的基本面投资策略格局。那些习惯了整日出差调研上市公司的老基金经理们,终究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向冰冷的机器、模型及其操控者俯首称臣。即便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量化投资领域也不乏年化收益高达85%的产品。截至8月底,近1年来,国内17只主动量化投资基金中有16只基金取得正收益,平均收益率超过17%。这样的成绩让不少传统基金经理汗颜,也勾勒出一个个液晶屏背后的量化投资高手,田汉卿就是其中的一员。现任华泰柏瑞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华泰柏瑞量化指数增强股票基金经理的田汉卿,所管理的量化基金成立近1年来净值增长超过20%,在2004年至2008年其管理的量化投资基金曾取得年化近30%的高收益。这个有着17年金融从业经验、量化投资鼻祖巴克莱全球投资(BGI)公司的出色投资经理,究竟是如何运用机器击败众多最强大脑的呢?当洋策略玩不转时镜头后面的头更重要,这句话在摄影圈子里流传甚广,同样,投资过程中,设计投资机器人的人才是真神。40多年前,罗伯特莫顿最早通过计算机实施套利交易的投资,将量化投资理论应用到投资领域。简单说,量化投资是计算机科技、数学模型,以及投资艺术融合的产物。本着对数据、模型、计算机技术的信赖,很多数学家、物理学家一度成为华尔街的宠儿。可就在这一全新策略如日中天时,2007年的量化投资危机和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使得量化投资陷入阶段性低谷,即便是在量化投资应用不多的中国市场,当时的投资者也几乎把这一词汇与不赚钱画等号。我记得当时在BGI工作时,BGI量化投资研究的奠基人物之一的格林诺德曾深有感触地说,量化投资不能像企鹅一样,即便在悬崖边上,依旧不改过去的惯性,直到排着队依次坠下悬崖。量化投资一定要能独立判断、关键时需要果断决策,对市场作出应有的反应。田汉卿说,危机之前静态(对模型很少作出调整)的量化投资策略居多,危机之后,动态量化(即聪明量化)的占比显著增加。这种改进有点像中西医结合。中医更加看重病人的整体,即通过望闻问切进行基本面分析,而西医则更相信仪器测得的数据,即量化投资分析。两种策略实际上并不矛盾,若相互结合,基本面量化投资的策略会不会更赚钱呢?融合是个艰难的过程。拥有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MBA、清华经管经济硕士学位的田汉卿,曾在2005年至2008年间投资香港、韩国、新加坡等多个市场,取得傲人业绩,但她对A股市场的量化投资仍心存敬畏之心。在田汉卿看来,A股市场与其他市场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又有很大区别。由于不同市场间的投资群体习惯差异较大,投资人的行为、习惯会有所不同,模型自然需要因地制宜。这需要针对A股市场做更多测试。在量化投资模型里,有很多不同的因子,每个因子实际上是一个投资观点,你认为哪个因子应该加入进去,实际上是认为哪个投资观点能够赚钱。关键是认清A股市场的投资者行为,目前看A股市场基本上是相对封闭的,与其他市场相比,有一些明显不同的特征。举个例子,2013年A股市场热捧小盘股,在港股市场很多类似的小盘股是被市场忽略的。香港市场和A股市场的投资者群体有较大差异,量化投资就不能把香港的因子都照搬照抄到A股市场来。田汉卿说,这一模型测试的过程就像移植一颗树苗。在它成才之前,移植必须考虑土壤、气候等各种因素。再以交易量为例,在国外要看交易活跃度,如果某只股票长期不活跃,有一天突然活跃了,可能是这只股票的基本面发生变化,这在国外是利好因素,一般是一个较好的买入机会。A股市场正相反若某只股票交易突然活跃起来,一般被解读为被炒作的嫌疑较大,很可能是被过度交易、追得太厉害了,就不宜再碰了。通过反复测试,田汉卿和她的团队发现,由于A股市场多年没有大规模引入量化投资策略,有不少可以赚钱的观点,俨然是一片量化投资蓝海。从2012年8月份到2013年2月底,华泰柏瑞量化投资团队仅用6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搭平台、买数据、买软件等一系列工作。2013年8月2日,华泰柏瑞量化指数增强基金成立,田汉卿应用基本面+量化投资策略的新基金正式起航。广种薄收的智慧技术和数据真的能战胜市场上千万双眼睛吗?田汉卿认为,一名普通基金经理能跟踪、调研的股票是有限的,基本面投资的投资组合里一般会投资30只至50只股票,投资到100只股票就相当困难了。但量化投资不同,它能用同样的方法跟踪成千上万只股票。假设用传统的方法跟踪100只股票胜率达到80%,而田汉卿的量化投资方法能跟踪1000只股票胜率达到70%,加上一定的资金规模,最终收益不会比传统方法差,有可能更好。这是广种和精耕的区别。量化是大片耕种,尽管单位面积的产量可能没有那么大,但总产量肯定更高。田汉卿的量化投资模型由最初的少量子因子发展到100多个子因子,日趋完善的模型给了她做优业绩的底气。主动投资近似一个零和游戏,一个人业绩好打败了市场,必然是有人输了。你要打败指数,发现一种较好的策略并应用之,后来更多的资金都会挤向这种策略,买同一类股票。结果造成,本来一只股票预期3至5天上涨10%,由于资金关照1天涨停,再上升的空间也小了,慢慢的这种策略开始失效,拿到超额收益的概率会变小。在田汉卿看来,主动策略是有一定容量的,不是所有的资金都能用同一个策略,这就解释了为何在资管行业,除了被动投资策略,做主动投资策略不可能做得过大,否则会自己把自己的超额收益吃掉。田汉卿的聪明量化通过很多策略的综合应用、大范围选股和分散投资等克服规模的限制,在规模上可以做得很大。我们的量化策略是用数据来寻找未来能够提供超额收益的机会,即便是风控也可以实现严格量化,同等收益情况下波动率越小对投资人越有利。量化投资能定量严格控制风险,可预先设定风险控制目标,如设定5%的主动风险,实际实现的风险一定要在这个目标附近,而一般的基本面主动投资往往是事后管理风险,整体而言波动率会比较大。主动投资是一个长期的博弈。在众目所向之外寻找投资机会,是田汉卿的信条,也是量化投资的精髓所在。

手机开屏广告海报
滚动广告banner(PC端)海报
滚动广告banner(移动端)海报